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序章(1 / 2)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购书人:深夜读书会



深夜读书会出品



读书群:714435342



『……这样就行了。海涅只要能在路密纳阁下的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就满足了……』



听见这声音,我的意识微微清醒。



我睡眼惺忪地看着声音来源。



是个布偶。



记得昨天晚上海涅过来说了句「请您把这个当成海涅并且好好珍惜~!」,不过在她离开我房间之后,我马上就把那玩意儿丢进了垃圾筒。



那布偶看起来和海涅非常相似——



『——开玩笑的喔!您吓了一跳吗?』



啪地一声。



布偶站了起来。



「您是不是一大早不禁想象了一下,海涅在路密纳阁下怀里离世升天,令人感动的情景呢?嘿嘿,这个人偶其实内藏闹钟功能,而且还能播放海涅预先录好的声音哟~!啊,路密纳阁下,早安♥您要吃饭?还是要洗澡?或是……要吃海涅——」



我毫不犹豫,就以昨天丢进垃圾筒时两倍以上的力道,把那布偶抛摔到墙上。



更正。



那布偶不只是看起来像,连内在都跟那家伙一个样。



『呜呜,您真坏心~竟然拿跟海涅同模样的布偶往墙壁砸过去~!』



「…………」



而且令人极度讨厌的,是我的行动被某个录好那声音的呆妖精预测到了。



证据就是,跟海涅一个样的布偶头部受到剧烈撞击,因此喷出棉花的状态下说道:『嘿嘿,路密纳阁下~』,就这样复活了。



它就像僵尸一样拖着身体般的靠了过来。



这种状况真的烦人到不行,如果是平常的我会决定完全忽视。不过总觉得这玩意儿放着不管又怪恐怖的,因此我就把布偶捡起来放进厨房的冰箱,再用魔法上锁。



这样就搞定了。



不,从冰箱门内传出咚咚咚的敲门声也是有够惊悚,但我现在好困——



「……呣喵。」



「…………」



等一下。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我正打算睡回笼觉而回到床上时,意识些微地清晰起来。



我硬是睁开差点就要被睡魔KO的眼皮,发现我的身旁竟然有一团被毛毯盖住的物体。



刚才的声音似乎就是从这里发出来……什么嘛。



是海涅吧。



她是我的学生兼助手,光看外表的话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呆妖精,而她三不五时就会潜进我的房间。



据她的说法——



『海涅是路密纳阁下的新婚妻子~!』



就是这么一回事。



海涅只要逮到机会就会一直窝在我的房间里头。



为我做饭、想跟我睡同一张床,还会想要跟我一起洗澡……摆出一副已经是我老婆的态度,想摆脱也摆脱不掉的侵蚀我的日常生活。



所以她这次一定也是用魔法或其他方式开锁,偷偷溜进我房间里吧。



「——算了,就这样吧。」



总之我决定不理她,踏上前往梦乡的旅途。



累死人了。



这就是我的口头禅。如果有人没办法赞同的话,现在马上就请假去南方小岛度假吧。现代人老是过度工作。



我的原则无论何时都要节能。这种听起来就像新车电视广告标语的作风,正是路密纳·奈因费德的生活之道——



「……抱。」



然而,就在眼皮闭上的瞬间,身旁的海涅撒娇般的抱起我的手臂……嗯?



总觉得触感好像有点怪。



海涅身为一名女神,体态也真的很神。



很神的理由之一,就是她丰满的胸部。



她的胸围大到让人觉得本应跑去脑袋的卡路里,都莫名跑到胸部去了。因为她常让我枕着她胸部所以我很清楚这点。



海涅胸部给人的感触,会像现在抵住我手臂的触感这么收敛吗?



「……啾。」



「!」



就在我想得入神的时候,我耳边传出对心脏非常不好的声音。



虽然我反射性地想要撑开眼皮,但我全力克制了自己。



冷静冷静冷静。总觉得要是我睁开眼皮,就会发觉现在不是睡回笼觉的时候了。我不想直视现实。



是说,耳垂好像有被某种既温暖又柔软的感触抵住……!



「……哈呣。」



「!」



尽管我拼命保持冷静,但耳边的反常感受更加大胆了。



有什么正在轻咬我的耳垂。那东西就那样以令人发痒的力道用牙齿磨来磨去,后来还带着怯生生的感觉以温暖的舌尖滑过我的耳垂。



…………



呃,这是怎样?



总而言之,现在在我身旁的并不是海涅。



我不觉得那个呆妖精有办法做出这种行为。这行为和海涅走的是同一个方向,不过海涅更直接。我想她会大声叫喊我的名字并且抱过来,而且绝对会来强夺我的唇。妻子宣言的当事人都这么表示了,绝对不会有错。



那么,在我身边的是谁?



「…………」



让脑袋瓜运作几秒钟之后,我决定了。



总之,现在先睡吧。



虽然我身边的某人现在仍然持续攻击我的耳垂……但是我真的累死了。



所以,这次我改变思考方向。



我一定是在作梦。正因如此,这种脑袋有洞的状况也能令人释怀。仔细想想,从一开始的那个布偶就已经挺脱离常轨了。



因此,我该前往的方向是反方向。



不该前往梦的世界,必须尽快回到现实世界才对。



「……嘿咻。」



然而,就像要嘲笑我那尝试拼命抵抗的脑细胞一般,身旁的某人骑到我身上来。



「……嘿嘿。」



伴随着听起来很开心的笑声,那个人缓缓地——



以小心翼翼的手势,把我衬衫的钮扣由上往下一颗颗解开……



「——喂,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真的忍不下去了,所以张开眼皮。



于是,头上长有被茂密兽毛覆盖的猫耳的一名少女映入我的视野。



她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以及发尾剪得很整齐的中短发。



是吉儿蓓·赛文斯塔。



人称异世界奎斯塔尼亚最强的剑士,就在这里。



她因为诸多原因成为我的学生,不过现在并不是回想那些事情的时候。



「吉儿蓓,你在做什么?」



「脱路密纳的衣服。」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就这样继续下去。然后尽快穿上被你脱下来的我的衬衫。」



「?为什么?」



「还不就是因为你一件衣服都没穿!」



尽管我反射性地别开眼光,还是对不知为何一丝不挂的吉儿蓓吼叫。



唔哇啊啊啊这到底什么状况!



为什么一大清早,就会有全裸的学生跨坐在我身上?



「啊,吉儿忘了。」



「忘了穿衣服?」



「不是,是忘了打招呼。Good morning,路密纳。」



「你应该有比打招呼更不该忘的事情吧!像是胸罩!内裤!作为一般人的常识!」



「……都可爱地打招呼了说。」



「你以为只要够可爱不管做什么都会得到饶恕吗?」



吉儿蓓确实是可爱得不得了。



或许是因为她经过身为剑士的锻练,腰身可是纤细有型。



尽管没有海涅那么澎湃,胸部也有确实发育。



而且,在那前端的粉红色的……



「……啊呜。不行这样一直盯着看。」



吉儿蓓害羞地这么说,以两手手掌盖住胸部。



……这家伙应该不是刻意做出这种动作吧?



她的姿势就像写真女星一样超级可爱……不,不对,现在可不是看得入迷的时候。



「回答我,为什么你会在我房间里?」



「因为……」



吉儿蓓又一次害羞地红起脸来。



「……吉儿想要,好好答谢你。」



「————」



这一瞬间,我理解了来龙去脉。



大约三个星期前,吉儿蓓引起了某起事件。



简单来说,当时我帮了吉儿蓓一把,所以原本她身为管理冥界的管理官,变成了我的学生。我和吉儿蓓在那之前是有些代沟,不过后来也顺利地化解了隔阖。



吉儿蓓说要答谢我应该就是因为那件事,不过——



「吉儿蓓,我就直说了。你是不是有问过谁『该怎么好好答谢关照自己的人?』这样的问题——」



「……路密纳,来亲亲吧。」



「是海涅对吧!灌输你这种多余知识的人一定是那个呆妖精!」



「海涅·陶森特可是奎斯塔尼亚人称『慈爱与繁荣的女神』的妖精,所以她非常博学多闻。」



「所以你才问她有什么建议。然后她说了『海涅会为他陪睡喔!而且会扮得很性感!』之类的话吧。」



「……呣。」



吉儿蓓说着「路密纳真了解海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鼓起脸颊。



看来我是说中了。



我可不是每天白吐槽那家伙的情爱逗梗,要预测一定程度的应对不算什么。虽然我很不情愿。



「所以你就来陪睡了?顺便问一下,我房间有没有锁?」



「锁起来了。」



「我知道!因为是我锁的啊!」



「吉儿用魔法打开了。然后……就把衣服脱掉,整齐地折好……这种事,吉儿可是第一次。非常紧张。」



「我的紧张可是现在进行式。」



「?为什么?」



「哼。你扪心自问看看啊……喂,等等!住手!别在我面前揉自己的胸部!」



「难不成路密纳会紧张……是吉儿害的?」



「对,就如你所说。你要多注意一下你自己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



吉儿蓓说着「女孩子……路密纳说吉儿是女孩子」而且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腼腆了起来。



她身为剑士的实力十分优秀,但可能不习惯被人当成女孩子看待而有点高兴吧。



如果可以的话,要是她也把我当男性看待,多点警戒心就好了。



「好了,你要答谢我这样也够了吧?快点从我身上让开——」



「不,还不行。」



「……等一下。海涅对你说的话还有别的?」



「不告诉你。路密纳很了解海涅,自己想就好。吉儿很生气。」



「不,你闹什么别扭啊?」



「路密纳是吉儿的老师。所以吉儿会生气,都是路密纳平常教得不好。所以——来教吉儿吧。」



「…………」



这时,我理解到海涅到底对吉儿蓓灌输了些什么。



毕竟是那个脑里只有情爱逗梗的妖精,绝对告诉了她那种难登大雅之堂,有够糟糕的答谢方式。



「所以,路密纳来教吉儿吧。快点来教没有在教室里教的事情。不然吉儿……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坏孩子。」



「嗯,总之我会把那个教你这种A片老套台词的呆妖精找来揍一拳。已经够了,你的答谢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对路密纳来说吉儿不够好吗?」



「唔……」



她的声音,粉碎了我那名为理性的煞车踏板。



澄澈透明般的女高音。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一直听下去,而且会有这种想法的人应该不只我一个。



毕竟,吉儿蓓的前世——是声优。



月宫奈奈。



我的学生之一——千雨之前非常迷的人气声优。



由于前世死亡时遭受的冲击,吉儿蓓失去过去身为月宫奈奈的记忆,不过嗓音仍有继承下来。



然后,接下来这点很重要。



我和千雨一样,也是喜欢轻小说的阿宅,所以满容易受这种动画角色的嗓音吸引……



「真要弄个布偶闹钟的话,这声音比较好听嘛。」



「?布偶?」



「是我自言自语啦。别说那个了,你别继续做对我心脏不好的事。」



「……没关系。说到心脏,吉儿的心也是怦怦跳……你摸。」



「什……」



吉儿蓓一下子就拉起我的右手,而且竟然让我稍微碰触她的胸部。



「呼啊。」



肌肤与肌肤叠合的瞬间,或许因为会痒,她发出可爱的动画嗓音。



在这段期间,我的手掌心——



传来了吉儿蓓胸部软绵绵的触感——



「路密纳阁下~!」



房间的门打开了。



发出声音的人,是金发妖精少女——海涅。



「嘿嘿。早安……嗯,您应该已经醒来了吧?毕竟海涅昨天晚上有来放布偶……奇怪,冰箱怎么传出有点惊悚的声音……呀啊啊啊啊啊海涅的布偶快要冻死了!路、路密纳阁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



海涅拿着遭受冷冻干燥却仍然死命行动的布偶,跑进我的寝室。



然后,她看到床上景象的一瞬间,也跟着冻住了。



毕竟她平常三不五时就自称是我的妻子,本来还以为她会打击过大而直接昏倒,不过她就算那副德行也是一名女神。



插图p023



她以惊人的精神力重振旗鼓,并用颤抖的声音询问吉儿蓓。



「那个,吉儿蓓女士?你在那边做什么呢?」



「答谢。」



「哪个世界会有那么疯狂的答谢方式?」



还不都是你教的。



「吉儿只要路密纳开心就好。」



「的确,海涅也是只要路密纳阁下开心就可以了……但吉儿蓓女士怎么可以做出那么不检点的行为!」



你平常可是比她更不检点喔。



「太狡猾了!既然这样的话……!」



「海涅,等一下。你在做什么?」



「咦?当然是要脱衣服……呀啊!真是的,请您不要一直盯着海涅看。路密纳阁下……您真色。」



「我反倒想看看你脑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我只觉得她是思考电路一定是秀逗了。



海涅虽然一副害羞的模样,不过仍脱下身上穿的学园制服,只剩下纯白色的内衣裤。



「嘿嘿,路密纳阁下♥」



「!」



她毫不犹疑,全力跳上床来。



「海涅要做什么?」



「只有吉儿蓓女士占尽好处,太过分了~!海涅也要加入!海涅也想答谢路密纳阁下!毕竟路密纳阁下一直都在关照海涅嘛♥」



「……我说,既然这样的话能不能先从你的恩人身上移开?」



由于海涅闯进来,吉儿蓓就没有骑在我身上了。



结果,现在变成两个女孩子趴在我身上的状况——



「……你们在做什么?」



这时,又传来了新的声音。



我不禁将视线移过去,亮丽黑发的少女映入视野。



她的面容凛凛有神,但脸庞还是带点稚气。



身材既纤细又苗条。



千樱千雨——



容貌与海涅简直完全相反的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床上的我们三个。



◆◇◆◇◆



若要让授课顺利进行,重点在于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信赖关系。



这就是我——路密纳·奈因费德的主张。



我在这个冥界中的学园身任教职。



教课的内容是在异世界的生存法则。



我隶属的管理局是让在人间过世的人类转生至异世界的机构。



学生要在这所学园上课、修完学程、取得转生许可证后,才可以转生到异世界。



所以,我才会对千雨她们讲授课业,然而——



「那么,现在开始上课。」



与平常一样的教室。



站在讲台上的并不是身为教师的我,而是千雨。



没错,在早上的闯入事件之后——



最后闯进来的千雨,亲自把我们几个都捉拿到教室来。



「今天的课程内容,是关于这所学园的纪律。」



「啊,路密纳阁下,您还没吃早餐吧?海涅有做便当……」



「吉儿也有。」



「什……呵呵,吉儿蓓女士真有一套呢。那么,现在就请路密纳阁下来当裁判,看看到底是谁的便当比较好吃——」



「听我说话!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为什么?」



「咦……」



坐在我身旁的吉儿蓓直率地提问,使得千雨畏缩了一下。



虽然吉儿蓓现在就像这样是个学生,但她本来是这所学园的教师。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千雨也难以反驳她。



「那、那还用说!都是因为你们……一大早就对老师……做那种事……」



当我没说。



看来只是个性正经的千雨不想把不久前的景象化为言语罢了。



「总、总而言之!我们是老师的学生。对老师做那种事情——」



「来,路密纳阁下,啊~♥」



「你这呆妖精听人说话!」



「呆、呆妖精是什么意思!海涅可是你的唔喔——!」



我把海涅夹给我的煎蛋,反过来塞进海涅嘴里。



……真危险,她怎么可以突然就爆起料来。



「?老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