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十二章 力排众议

第五十二章 力排众议

这个决定比起将严回意边缘化来得更让人震撼,在场的人有一多半不知道许纯良是谁?当他们好不容易把人对上号,顿时觉得这件事简直不可思议。

让一个刚刚来到医院不足两个月的年轻人居然主持医务处的工作?这不是胡闹吗?医务处在一个医院中地位何其重要,赵飞扬自己就是医务处出身,他应该非常清楚。最可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许纯良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他要提拔自己的人。

大家都在猜度他们之间的关系,高新华都有些糊涂了,连他都不清楚许纯良何时跟赵飞扬攀上了关系。

赵飞扬不但准确叫出了许纯良的名字,而且直接委以重任,将医务处的工作交给他负责。

严回意认为自己有必要说一句话了,作为长兴土著,作为第一副院长,被赵飞扬如此拉踩,他若是没有一丁点的反应,以后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他。

“赵院,我……我觉得不妥……”

“哦?”赵飞扬微笑望着他。

严回意有些紧张,一紧张结巴就变得越发严重了:“许……许……纯……纯……纯……”

“老严,你不用紧张,慢慢说!”赵飞扬端起茶杯,发现茶杯已经喝空了,耿文秀很有眼色地站起身帮着他续上热水,已经无所谓别人的眼光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过去能忍受屈辱为顾厚义点烟,今天给新领导倒茶算什么?

严回意调整了一下情绪:“许纯良……他……他只是一个高中毕业……”说到这里他向高新华看了一眼,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得罪了高新华,可事到如今,他也顾不上太多了:“他并非医疗专业,怎么可以让……让这样的人去负责医务处……”

“老严,按照你的逻辑,我和陈书记都不应该在医疗系统工作喽?”几分钟之前高新华对严回意的遭遇还是同情的,但是你严回意冲着许纯良开炮,等于公然打我高新华的脸,整个长兴谁不知道许纯良是我高新华的人?

陈兴安暗叹,好端端地把我也牵涉进来了,严回意你个蠢货,不会说话就少说,当别人不知道你结巴啊?

高新华点了他的名,他也不好不说话,笑道:“回意同志的话我也不赞同,这个许纯良,我听说过,很有能力,自从分到医务处之后,几件医疗纠纷都处理得非常漂亮,文秀同志,你过去一直分管医务处的,你最了解啊。”

“英雄不问出处,许纯良虽然年轻,可他的确是个可造之材,过去咱们医务处的情况大家应该知道,自从周文斌主持工作以来,投诉激增,纠纷不断,小许去医务处之后明显有了改观,我赞同赵院的提议。”耿文秀对许纯良无感,只是不想放过这个向新领导表忠心的机会。

赵飞扬微笑道:“既然大家都同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年轻人在处理问题上肯定缺乏经验,但是还有你老严啊,医务处就是你分管的部门,有你把关,绝对没问题的。”

这句话一语双关,表面上是让严回意把关,同时也在暗示,如果医务处出了任何问题,我先追究上级领导的责任,唯你是问!

严回意在会议上接连挨了两记重拳,已经彻底没了脾气,耷拉着脑袋,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会议结束之后,高新华马上去了赵飞扬的办公室,有些话他不吐不快,必须当面问清。

赵飞扬似乎预料到他会来,笑着请他坐下,拿了两条烟给他,赵飞扬自己不抽烟,这条烟也是他父亲让他转交给高新华的。

高新华感叹道:“应该我给老首长送烟的,这下倒过来了。”赵飞扬父子两人都成为了自己的领导,高新华暗叹自己进步实在是太慢了。

“你有阵子没去我家了,老爷子受不了我妈叨唠,决定戒烟了,所以他让我把烟给你送来。”

高新华笑道:“他要是能戒烟,我能把饭给戒了。”

“你还别说,这次搞不好真能戒掉。”赵飞扬在高新华身边坐了下来。

“找我有事?”

高新华点了点头:“重用许纯良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赵飞扬笑道:“他跟你什么关系?我还真不清楚,我是欣赏这小子的能力,而且我们之前早就认识了。”

“你们认识?”

赵飞扬点了点头,高新华这才相信并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心里稍稍踏实了一点,也为许纯良有这层关系高兴,这就意味着以后这小子的发展空间很大。

赵飞扬问他对自己今天的分工安排怎么看?

高新华实话实说道:“我总觉得你刚到长兴,有些事不需要操之过急。”在他看来赵飞扬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今天会议上表现得太过激进,虽然有助于他在长兴迅速立威,可也容易造成内部恐慌,毕竟长兴的中层骨干里,多半都是顾厚义提拔起来的。

“嫌我激进了?我也不想啊,可有些事情由不得我拖下去,耿书记找到了我,咱们长兴就在钟楼区,这个面子是不是要给?”赵飞扬也有他的难处。

高新华点了点头,换成是他,他也会这么做,耿文秀的背景可不是摆设,钟楼区的书记就是她亲大哥。

赵飞扬道:“耿文秀身上虽然有不少的毛病,可只要用对地方还是一把好刀,长兴二期扩建工程一旦启动,需要的资金就天文数字,银行方面靠你去跑?各方面的关系你去协调?”

高新华想起长兴的财务一直都是耿文秀负责,她和银行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此说来赵飞扬想得还是很周全的。

“我来长兴之前就对严回意这个人有过了解,他能力欠缺,临床各科室的负责人对他都不服气,临床是医院的核心,让这样一个庸人负责,是对长兴的不负责,是对全体员工的不负责。”

高新华认同赵飞扬对严回意的评价,但是他并不认为严回意的存在会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毕竟长兴真正拍板定案的人从来都不是他们这些副职。

由许纯良暂时主持工作的消息传到医务处,许纯良也吃了一惊,倒不是觉得自己德不配位,而是觉得非常突然,他也想不通这件事怎么就落在了自己头上。

程小红虽然认可许纯良的能力,但是心中非常的不服气,虽说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可按资排辈也应该是自己这个先来的。人就是这么奇怪,本来大家平等就没那么多想法,可突然平衡被打破,心理顿时开始失衡。

最懊恼的人还不是她,陈光明才从医务处调去感染科一个月,如果早知道周文斌会这么快出事,他说什么都要死守医务处,保不齐这件好事就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程小红已经开始酸溜溜地称呼许纯良为主任了。

许纯良让她别这么喊,自己只是临时主持工作,并无一官半职,他见惯风浪,一眼就看出程小红的心态开始失衡。

程小红认为主持工作就是医务处的负责人,成为主任还不是早晚的事。

为了搞清状况,许纯良专门去找了高新华,中途遇到了新来的院长,还是赵飞扬先叫了他的名字。

许纯良这才知道这位新来的院长,居然就是他那天替周文斌去卫生局开会时遇到的中心医院医务处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