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十四章 邂逅

第四十四章 邂逅

顾厚义和许纯良的邂逅纯属偶然,途经鹿记油烫鸭的时候,他加入了排队的人群,许纯良刚巧也在,离开的时候看到站在队尾的顾厚义。

许纯良来买卤菜是因为懒得做饭,老爷子去了海州,医馆临时歇业,给林妈也放了假,许纯良打算买点菜回去自斟自饮,他是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院长顾厚义。

不等他开口,顾厚义已经主动招呼道:“小许,你也买菜啊?”

许纯良点了点头道:“顾院您也买菜?”

“很久没吃他家的鸭子了。”

店老板嚷嚷着油烫鸭卖完了,这家店的生意一直都是这么好,顾厚义摇了摇头,平时就喜欢他家的油烫鸭,卖完了自然没有了排队的兴趣。

许纯良看出顾厚义的失落,直接将手中的半只鸭子递了过去:“顾院,您拿回去吃。”

“给我你吃什么?”

“没事儿,今天我爷爷不在家,我一个人,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就行了。”

“一个人啊,去我家吧。”

许纯良道:“不麻烦了。”

“有什么可麻烦的?我今天也一个人,你出菜,我出酒,陪我喝两杯。”

换成平时,顾厚义肯定没心情和一个刚来医院的小字辈喝酒,可今天不一样,不禁因为许纯良治好了他,还因为他很想找个人喝两杯聊聊天。

顾厚义住在一路之隔的河畔景园,院长诚心相邀,许纯良也不好拒绝,他认为顾厚义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感谢一下自己今天的帮助。

跟着顾厚义来到了他家,顾厚义家里的环境比许纯良想象中要简朴得多。

三室两厅的房子,还是十几年前装修的,不过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顾厚义的夫人谢梅是东州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这几天去省城参加会议,没在家。

顾厚义有一儿一女,都在省城工作,像他这样的年纪很多都是这种家庭状况。

顾厚义让许纯良先坐,去拆了两包兴德胜的花生米,在生活上他一直都被老婆照顾的很好,根本不会做饭。

许纯良买了半只鸭子,还有鸭翅、鸭头,下酒菜是足够了。他也不好意思看院长忙活,主动帮忙装盘。

顾厚义见他手脚麻利,转身去沏了壶龙井,开了一瓶礼宾茅台。

“小许,你有口福,尝尝我儿子送得酒怎么样。”顾厚义一语双关,一是表示自己对客人的重视,二是表明这瓶酒是儿子孝敬的,绝无腐败成分在内,因为新近发生的事情,他变得越发谨慎了。

“好酒啊。”许纯良接过来,先给顾厚义把酒满上。

顾厚义端起酒杯,又想起了一件事:“小许,我今天这种状况能喝酒吗?”

许纯良笑道:“放心吧,绝无问题。”

顾厚义自己都奇怪,怎么不相信他手下的那帮主任,居然相信一个没有行医执照的年轻人,他举杯跟许纯良碰了碰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顾院,咱不是都说好了不提嘛,您当领导的可不能出尔反尔。”

顾厚义哈哈大笑:“成,不提,都在酒里了。”仰首一饮而尽。

许纯良也干了一杯,入口绵软甘醇,酱香醇厚,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也陪着爷爷喝了不少次,喝过最好的酒也就是飞天茅台,礼宾茅台显然要比前者高出一个档次。

“小许,你学习中医多少年了?”

面对这个问题,当然不能如实回答,许纯良道:“我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三岁的时候就跟着认中草药了,五岁就掌握了人体经脉穴道,耳濡目染的缘故,我对中医很感兴趣,因为太感兴趣了,所以我把一多半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上面,连学业被荒废了。”

顾厚义知道他只是个高中毕业,当初力排众议让他进入长兴医院,并为他争取编制,可不是看中了他的才华,而是看中了回春堂那块地。

可以说许纯良是顾厚义管理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妥协,因为今天的事情,他开始反思现行的医疗制度,现在的医疗系统中学历是评价一个人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准,同等学历的情况下才看他们的诊疗水平。

曾几何时唯学历论将许多优秀的本科生拒之门外,任何行业都是讲究天赋的,一个人善于学习和考试,并不代表他能够成为这一行业的翘楚,所以才会有高分低能的说法。

身为院长,顾厚义太清楚医院最近几年引进的高学历人才,有位外科的博士居然连最简单的疝气手术都做不来,时代变了,记得九十年代,外科有几位经验丰富的医生,手术可以从头做到脚,那时候医院的条件不行,医生的平均学历也不行。

许多低学历的外科医生被人戏称为开刀匠,理论方面肯定比不上现在的这些博士生硕士生,可论到手术水平,这些后辈就算拍马也赶不上。

外科如此,内科更是如此,过去内科大夫一个听诊器一支压舌板基本上能诊断九成的内科病例,可现在,门诊坐镇的那帮内科大夫,哪个不是大笔一挥先开出厚厚的一摞检查化验单?

顾厚义并不是反对他们这样做,医院被推向市场,在不断加强药品监督,多数药品进入集采的当前,检查费用是医院的主要利润来源,而且高科技现代化的医学检查设备的确可以帮助医生更精准地诊断病情,可任何事都有两面性,检查设备越来越先进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医生的主动性,几乎所有的医生对辅助检查都变得越来越依赖。

顾厚义时常会想,如果将长兴现在的专家全都放在九十年代的环境中,估计会看病的剩不下几个了。如果回到古代,恐怕除了中医科的几位医生,其他人都不会看病了,即便是中医科主任朱明远,他的诊疗水平也不敢恭维,自己已经亲身验证过。

许纯良又向顾厚义敬酒,顾厚义这才回过神来,喝了杯酒道:“小许啊,你的中医水准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顾院谬赞了,我多少还有点自知之明,侥幸跟我爷爷学了点针灸和推拿的皮毛,在用药方面我还差得远呢。”

顾厚义欣赏地望着他,这个年轻人不错,不卑不亢,身怀针灸绝技依然低调谦虚,只可惜他没有行医执照,不然自己倒是可以安排他去中医科。

“有没有想过将来回归临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