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六章 我炸(1 / 2)

第十六章 我炸

周文斌在后面吐槽江州的路况太差了,压根就不适合开车,买辆电动车骑着就挺好,不用担心酒后驾驶,也不用担心堵车。他自己就不会开车,对外说自己应酬多,真正的原因是他色盲。

他的话没说多久,前面的道路就堵上了,程小红平时文文静静的,可一上了车脾气就暴躁起来,接连摁了几下喇叭。其实这种状况下,摁喇叭也无济于事,除非你能从别人车顶上飞过去。

周文斌一幅先知先觉的样子:“我就说吧,这个点出来准堵。”

许纯良说还是摩托车好。

程小红道:“市区禁摩,这主意你就别打了,烦死了,整天堵车。”她又摁了一下喇叭。

前面黑色的奥迪Q7车窗落了下来,一名头大脖子粗的司机从窗口探出头来,恶狠狠向后瞪了一眼,嘴巴一张一合,看口型明显是在骂人。

许纯良道:“他好像在骂人啊!”

程小红脸一红,她摁喇叭在先,自知理亏,她也不是存心,已经形成了动不动鸣笛的坏习惯,有点管不住手。

后面的周文斌提醒他们别冲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时间尚早,没必要着急。

前方车辆重新启动,程小红这次老老实实跟在后面,汽车刚刚开始提速的时候,前方那辆车突然踩下了刹车。

程小红吓了一跳,好在她反应及时,成功把车给刹住了。

许纯良坐在副驾系了安全带,身体因惯性向前冲了一下又被安全带给扯回去,后排的周文斌没系安全带,整个身体都撞在程小红的靠背上了,还好刚刚提速,没有造成身体伤害,既便如此,鼻子也在椅背上撞了一下,有些酸疼。

程小红脸都吓白了:“有毛病啊!”

周文斌揉着鼻子道:“算了,别开斗气车。”

许纯良看到那辆奥迪已经开远了,知道对方是在故意报复程小红刚才鸣笛的行为。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过了前方的红绿灯,发现那辆奥迪Q7又变线来到了他们的车头前面,故意压着速度,挑衅的意味不言自明。

周文斌毕竟阅历丰富,他让程小红别生气,到前方右拐,从沿河北路前往酒店,路程上虽然远了一些,可能够避开不必要的纷争。

程小红气得满脸通红,如果不是领导在车上,情绪早就爆发了。按照周文斌指引的路线,在长安桥右拐,过桥后进入沿河北路。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辆奥迪Q7又阴魂不散地追了上来,迅速超过了他们,一个急速变线切入到POLO车的前方,程小红吓得尖叫了一声,将刹车踩到底,ABS都踩出来了,汽车宛如兴奋中突然放松的男人,接连抽搐了几下方才停止了行进。

那辆奥迪Q7此时方才扬长而去。

程小红被吓得面无血色,许纯良也火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程小红无非是摁了几下喇叭,对方不依不饶险些造成车祸。

周文斌也吓得不轻,哆哆嗦嗦道:“现在人开车怎么这么野蛮?”

许纯良安慰程小红道:“别怕,他们再敢来,我把他们轮子给拆了。”

程小红紧咬着嘴唇,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愤怒,这会儿什么心情都没了。

周文斌心中暗忖,以后再不敢坐这小妮子的车了,年轻人开车终究还是不稳当。

程小红明显有了心理阴影,开车速度慢了下来,遇到前方几次加塞都选择退让,喇叭更是不敢乱摁了。

来到闽南海鲜酒楼的停车场,程小红把车停稳了,惶恐的情绪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

许纯良推开车门下了车,看到刚才别他们车的Q7就停在不远处,看了看车牌确认无误,还真是冤家路窄。

周文斌也看到了那辆车,想起许纯良刚才的话,真有些担心他把人家车轮子给拆了,拍了拍许纯良的肩膀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因为途中的插曲,他们三人是今天最晚到的。

副院长高新华都已经到了,正在和中医科主任朱明远聊天。

朱明远是应赵永胜的邀请过来的,他们两人是老同学。赵永胜还请了神经科护士长唐明媚作陪,这个唐明媚年轻的时候是公认的卫生系统一枝花,现在虽然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不过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气质绝佳,灰色旗袍将身体勾勒得凹凸有致,走起路来如风摆杨柳,婀娜多姿。

看到周文斌他们进来,赵永胜主动迎了过去:“周主任,你可来晚了啊!”

周文斌笑道:“堵车,堵车!”跟赵永胜简单打了个招呼,直奔高新华而去:“高院,怎么没打牌啊?”

高新华道:“你还好意思说,小唐不会打牌,你又来这么晚。”

“都是我的错,时间还早,咱们先战一局再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