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狂蜂乱舞(1 / 2)

第四章 狂蜂乱舞

通过双方协商,除了给许纯良安排工作的条件之外,长兴医院再一次性补偿拆迁款六百万元,拆迁之事总算得到圆满解决。

老爷子就在河对岸花四百多万买了一套商铺,购房合同上写得是孙子的名字,这样做的目的是百年之后省一笔不菲的过户费,许长善儿孙众多,可最偏爱的还是这个,不仅仅因为他是自己一手拉扯长大,还觉得这孩子命苦,爹不疼娘不爱。

当然事前他也征求了两个女儿的意见,她们都表示同意,至于儿子许家轩,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还主动提出要出一半钱,许老爷子让他留着钱给许纯良以后结婚。

商铺的格局跟过去差不多,上下两层,一楼对外营业,二楼可供居住,后面还多了一个二十几平的小院子,可以种花养草,剩下的钱也给孙子留着。

许长善不缺钱,行医一生,早就积攒了不少财富,自己老有所用,更何况中医这行是越老越香。三个子女条件都不错,每年给他寄来的生活费少说也有二十多万,至于给许纯良买房,压根不用他操心。

许家轩说过,如果儿子愿意出国生活,他来安排,如果坚持留在国内,无论在任何城市买房,他都负担得起。

新门面简单装修之后,就启动了搬家程序,长兴医院等着开工,许长善也言出必行。

老爷子最看重的就是回春堂的招牌,所以亲自把招牌带过去。

许纯良让爷爷不必来回张罗,这边搬家的事情交给自己盯着,他去那边等着接收清点就行,爷俩分工明确。

贵重的药材他们已经提前搬了过去,今天搬家的主要任务是家具和书籍,书籍还好说,家具都是实木打造非常沉重,拿药柜来说,搬动一个药柜都得需要四个成年劳力。

许纯良的任务就是监督提醒工人不要磕碰了家具,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陆奇来了,他今天歇班,专程过来给母亲买几副膏药,刚巧赶上回春堂搬家。

许纯良知道他的来意,让他改天去新址购买,今天太忙,也顾不上招呼他。

陆奇也没走,主动留下来帮忙,回春堂还有不少易碎的瓶瓶罐罐,这些东西都得专门装箱搬运。陆奇发现许纯良也没什么朋友,通常这种事,谁不得叫三五个好友过来帮忙。

陆奇的职业决定他的安全意识要比普通人强,提醒搬家的工人要注意安全,在他看来东西摔坏了不要紧,可万一伤了人就不好。

虽然反复提醒,可搬家接近尾声的时候还是出了意外,几位工人从楼上搬书架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下面的一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还好几位同事死命拽住了书架,不然下场会更惨。

许纯良听到惨叫声赶到的时候,搬家公司的工人已经七手八脚将书架抬起。

滑下楼梯的工人躺在地上大声惨叫着,摔下来的时候,他的右臂先行着地,造成了肘关节脱位。胳膊已经变形,肘关节向内突出,属于典型的侧方脱位。

工头看到眼前情景,大声道:“赶紧送医院,快!”说完又冲着许纯良道:“你先给我拿五千块钱。”

许纯良愣了一下。

“别愣着了,人在你们家受伤了,你们得负责看病。”

道理好像是这个道理,可咄咄逼人的态度让人不爽。

“没钱!”许纯良实话实说。

一群搬家公司的人把眼睛都瞪起来了,气势汹汹把许纯良给围上了:“什么意思?你还想不认账?”

陆奇毕竟在社会上历练多年,见过的事情也很多,赶紧上前把他们给分开:“干什么?谁也不想他受伤啊,先送去医院,至于谁的责任以后再说,该拿的钱一分不会少。”

像这种事情,通常事先会签合同,明确责任,毕竟搬家的过程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受伤也是常有的事情。

谨慎的客户都会事先明确,搬家公司员工搬家时出现受伤事件,应由搬运工所在的搬家公司承担责任。上来就找许纯良要钱,对方有些过份了。

工头不依不饶道:“少跟我扯犊子,先拿钱看病,你特么没钱,给许老头打电话。”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表面文弱的许纯良毫不退缩。

工头伸手指着许纯良的鼻子:“你特么把我人给伤了,还有理了……”

陆奇担心许纯良吃亏,正准备亮出自己的警察身份震慑一下情绪激动的这群工人,却听到工头发出一声惨叫。

却是他伸出的食指被许纯良给抓住,逆时针一拧,工头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许纯良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工头道:“有事说事,再敢跟我不干不净,大嘴巴抽你。”

“操你……”

啪!

许纯良竟然真抽了过去,这巴掌打得又响又脆,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已经是手下留情,换成过去此人不死也得折去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