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一章 种马骑士与皇太子的前未婚妻(1 / 2)



1



从西亚尔吉亚王国回来的拉斯,半强迫地把维尔德吉亚尔塔交给了伊赛,然后就那样向菲亚尔卡所在的皇宫走去。



阻止别人暗杀泰西娜公主,是一项不可告人的秘密任务。



当然,拉斯造访西亚尔吉亚的事,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



尽管如此,一进入皇宫,拉斯就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氛。



并不是令人感到威胁的强烈敌意。



但是,在皇宫里工作的人们看拉斯的眼神有些冷漠。



来自男性的视线中带有露骨的嫉妒和怨恨,而来自女性的视线中则带有轻蔑和隐藏不住的好奇心。对拉斯来说,每一种感情都是非常熟悉的。



这点小事倒也没什么好困惑的,可为什么现在突然受到那样的目光,拉斯有点在意。



话虽如此,也没有时间质问他人了。



[我进来了,阿利]



利用第一皇宫卫士的特权,拉斯毫不客气地闯进了皇太子阿利奥尔的办公室。



秘书官埃尔米拉现在不在,办公室里坐着几个代理文官,外加几个护卫。菲亚尔卡当然是戴着黑色面具,女扮男装的状态。



[呀啊,拉斯。你回来得真早啊]



菲亚尔卡讽刺地眯起眼睛看着拉斯。



拉斯本来不应该回到皇国,而是会在王国的王都与菲亚尔卡会合。



当拉斯改变计划出现在皇宫的时候,菲亚尔卡大概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棘手的问题吧。她早早地结束了和文员们的办公联络,让他们离开办公室。



现在留在房间里的,只有皇女和卡纳蕾卡,还有拉斯。



[好了,让我问问你遇到什么事了吧]



菲亚尔卡一边摘下黑色的面具,一边看着拉斯。



[在那之前先说明一下,泰西娜·勒梅代恩·西亚尔吉亚娜——她到底是什么人?]



拉斯打断皇女的发言问道。



菲亚尔卡好像很感兴趣似的,她挑了挑眉毛。



[什么人,是什么意思呢。她的资料都给你了吧?]



[别装傻了。反派公主的传闻,不会有人不知道吧?]



拉斯不高兴地瞪着菲亚尔卡。



银发皇女毫不胆怯地点头表示赞同。



[是啊。虽然瞒着你和埃尔米拉,但这个我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我不希望你有多余的成见]



菲亚尔卡堂堂正正地说道。



拉斯无法反驳,只是沉默地歪着嘴。



确实,事先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话和自己得到的情报,可信度是完全不同的。特别是有关泰西娜公主这种非常规对象的信息更是如此。



[不过,短短几天就被你知道了,看来她的传闻在一般市民中也相当广泛了]



[是啊。至少出入佣兵公会的人之间,都是一种知无不言的态度]



[真有意思。是她的恶行连王室都掩盖不了,还是有人在故意散布谣言…]



菲亚尔卡认真地低语道。



卡纳蕾卡也有些慌张地插话道。



[请等一下,殿下。反派公主难道是指泰西娜公主?]



[是啊。她好像做了不少事情。诱惑姐姐的未婚夫去约会,欺负平民出身的男爵家的女儿,把她赶出皇家学园…还有为了建造自己的别墅,把整个村子都拆掉,让居民都搬走了]



[什么….!?]



卡纳蕾卡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会允许她那样任性的行为呢。即使是公主,做出这种过分的行为,西亚尔吉亚王和其他王族也只是默默的看着….?]



[之所以会被原谅,是因为她救了大家]



[…救?]



见卡纳蕾卡困惑的歪着头,嗯嗯,菲亚尔卡耸耸肩道。



[三公主的未婚夫,有三个年长已婚的情人。泰西娜公主的行动在最后一刻暴露了。其中一人闯入王宫,企图行凶。听说泰西娜公主为了保护姐姐差点儿被刺伤]



[这….这个….]



[她从学园赶走的男爵千金其实是替身,据说是男爵让情人生下的私生子。真正的千金被监禁在男爵家的地下室里。居民被泰西娜公主赶走的那个村子,后来被泥石流卷走了,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



[难道…泰西娜公主,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吗?]



[谁知道呢。如果认为是偶然,这也未免太巧了]



菲亚尔卡含糊地摇了摇头。



只看结果的话,泰西娜公主救了很多人。所以她没有被问罪。



即便如此,泰西娜公主的所作所为依然是恶行。她被称为反派公主,倒也在情理之中。



问题在于,这一切是不是都在泰西娜公主的掌控之中。



[那么,你那边是什么情况呢,拉斯?]



菲亚尔卡的视线再次回到拉斯身上。



拉斯愁眉苦脸地低语道。



[龙出现了]



[龙?是真正的龙种吗?]



卡纳蕾卡不安地看着拉斯。



拉斯像是为让她放心似的,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是啊。是水龙的成体]



[那时候泰西娜公主也在场,是这样吗?]



菲亚尔卡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毛。拉斯则是慵懒地吐了口气。



[听说她以视察或别的名义,雇了很多佣兵过去。多亏有他们对付魔兽,当地居民几乎没有伤亡]



[那打败龙的是你吗]



[还能有其他人吗]



[公主外出视察的地方碰巧龙出现,在那个场合碰巧屠龙的炼骑士也在场吗。真是太巧了,巧合的让人想笑]



银发的皇女,无奈地扬起嘴角。



拉斯狐疑地看着菲亚尔卡。



[我是没办法了才来救公主的,这能算偶然吗?]



[身为皇国士兵的你,为什么会访问王国。这完全属于偶然的范畴。如果是谁策划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嗯,是啊…]



拉斯勉强接受了皇女的说法。



呵呵,菲亚尔卡满意地笑了。



[那你见过泰西娜公主了吗?]



[问题就在这里。她已经知道我的长相了]



[你好像很骄傲?]



[这不是骄傲。我报的是假名,没想到她竟能说出我的真名。还有我第一皇宫卫士的头衔。是从哪里泄露了情报吗?]



[…那可真奇怪啊]



菲亚尔卡用有点认真的声音喃喃道。拉斯也皱起了眉头。



[奇怪?为什么?]



[不,在皇国的国内,有王国的密探是很正常的。对邻近国家进行情报收集,哪个国家都会做。所以我们当然也有对策]



[对策?]



[为了假装你还留在国内,我特意请圣女丽莎演了一出戏]



[圣女丽莎?为什么会出现她的名字?]



[那个…拉斯,这个…]



似乎是看不下去拉斯的困惑了,卡纳蕾卡把什么东西递了出来。



那在皇都流通的大型报纸。主要刊登轰动一时的事件、体育、演艺、名人八卦等,是受欢迎的大众报纸。



拉斯看了报纸上大幅刊登的报道后,他的脸抽搐了。



[这是什么啊…!?《极东的种马与圣女幽会》…]



在皇宫担任重要职务的炼骑士,偷偷地和圣女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上——报道的内容大致如此。



虽然真名模糊了,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拉斯和丽莎。因为连拉斯他们的形象都在报纸上被刊登了。



报纸的日期是四天前。这是拉斯到西亚尔吉亚王都后第二天的报道。



拉斯当然不知道这件事。因为那时候拉斯在西亚尔吉亚,根本不可能在皇都见到他。



[你在皇国国内与圣女幽会,王国的密探也不可能想到你会在他们的国家吧?也就是说,泰西娜公主应该不可能知道你在王国境内]



菲亚尔卡以得意的口吻解释道。



然后拉斯的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



[为了这种无聊的伪装工作就把圣女丽莎卷进来了吗!?应该还有别的办法吧!?]



[我告诉圣女这是为了把泰西娜公主从暗杀中解救出来,所以圣女本人很热情地协助了]



[那个人是这样的性格吗…!]



[顺便说一下,演你替身的是圣女丽莎的弟弟,你可以放心]



[什么放心啊….!?]



拉斯把报纸捏碎,摔在菲亚尔卡面前的桌子上。为了抵抗头痛,他按住太阳穴摇着头,调整着紊乱的呼吸。



对。现在重要的不是被报纸上的丑闻。



还有比那个更应该注意的问题。



[那泰西娜公主是怎么认识我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



对于拉斯的疑问,菲亚尔卡静静地摇了摇头。



然后她强硬地微笑着,用充满挑战的眼神看着拉斯。



[解开她秘密的钥匙,看来就在那儿呢]



2



[泰西娜公主的秘密…吗?]



卡纳蕾卡一脸讶异地问菲亚尔卡。



是啊,银发皇女微笑着道。



[不确定的传闻暂且不提,令人在意的是,她知道拉斯真实身份的理由。您真的没有线索吗?]



[嗯嗯。是我委托他去接触泰西娜公主的。所以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这当然了]



听了菲亚尔卡的话,拉斯皱起了眉头。



菲亚尔卡用深紫色的大眼睛看拉斯。



[所以你和她都说了些什么?]



[因为冒名偷渡,被她说了一顿,然后就把我赶走了]



[所以才厚颜无耻地回到了皇国吗,你就没说明偷渡的理由吗?]



[她被暗杀的事,我也告诉她本人了。但她说不要护卫,让我赶快离开]



拉斯不高兴地说道。泰西娜公主强硬的态度让拉斯很不爽,但被她这么一说,身为异国士兵的拉斯也只能服从了。



[你不相信我吗?]



[不…不是。也许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性命被盯上了。我想她是基于这个判断认为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皇国的情报部,还没有掌握暗杀组织的真面目和动向吗?]



卡纳蕾卡吃惊地眨了眨眼。



阿尔吉皇国的皇帝,被称为“银牙”的隐秘集团世世代代侍奉着。能事先察觉泰西娜公主的暗杀计划,也是因为他们的行动得当。



但是,即使拥有银牙的组织力,也无法掌握暗杀组织的动向,以及他们的藏身之处。尽管如此,泰西娜公主还是知道自己的性命被盯上了。



如此说来,泰西娜公主拥有与银牙同等的情报网。



[关于泰西娜公主的情报收集能力,银牙研究了二十七种假设]



菲亚尔卡突然认真地低语道。



[二十七种?]



那么多啊,拉斯皱起眉头。菲亚尔卡也苦笑了一下。



[其中最有力的有三个。一种可能性是她自己拥有一个可以与银牙匹敌的强大情报机关]



[她背后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组织吗?]



[对。但是,这个假设有瑕疵。她不过是第四公主,为什么能得到如此强大的组织的支援呢?]



[会不会和她母亲的出生国有关?]



[鲁梅德国是西亚尔吉亚的属国]



听了拉斯的问题,菲亚尔卡点点头。



[年仅十七岁的泰西娜公主从零开始建立组织是不现实的,所以这样想比较妥当。问题是她的行动对鲁梅德的国家利益没有任何贡献]



[…确实是这样]



拉斯同意了皇女的话。



泰西娜公主所做的,不过是向出入王宫的商人提出无理要求,欺负同学——不愧为反派公主的卑劣行径罢了。



即使其结果对西亚尔吉亚国民起到了帮助作用,也很难认为其作用与国家规模的情报机关的相匹配。



[说起来,应该也不会有凌驾于银牙之上的情报机关的存在吧….?]



卡纳蕾卡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知道,菲亚尔卡歪着头说道。她自己也不相信泰西娜公主背后有庞大组织的假设。



[你不是说还有其他的假设吗?]



拉斯不耐烦地让菲亚尔卡继续说下去。



菲亚尔卡不知为何愉快地眯起了眼睛。



[如果不是有组织,那剩下的可能就是公主个人的能力了]



[个人的能力?]



[例如,如果泰西娜公主能读懂别人的心会怎么样呢。那样的话,她揭发西亚尔吉亚贵族们的不正当行为,和猜中拉斯的身份也就有解释了]



[读懂别人的心?这有可能吗?]



卡纳蕾卡惊讶地反问道。菲亚尔卡笑着摇摇头。



[至少我做不到。如果直接见到本人,就能知道自己的心是否被读心了]



说着银发皇女看着拉斯的眼睛。



[拉斯你是怎么想的?]



[那个假设是错误的,大概吧]



拉斯想了想,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



菲亚尔卡意外地扬起眉毛。



[你为什么这么断言呢?]



[因为她知道龙会出现]



拉斯立刻回答了皇女的疑问。



[那位公主几天前就委托佣兵去龙出现的地方了。光知道别人的心思,应该不足以解释这个]



[的确,即使能看出人的心思,也无法预测龙会不会出现]



原来如此,菲亚尔卡也认同了拉斯的主张。



[那么,如果她能预知未来呢?]



[这是第三种假设?]



[预知未来…类似观星吗?]



拉斯和卡纳蕾卡困惑的看着菲亚尔卡。



所谓观星,就是根据天体的运行和炼气的流动来解读人和国家未来的技术——关键在于占卜。



特别是居住在沙漠的游牧民,里面出现了少数能以高精度预见未来的人,被称为预言家而受到崇拜。泰西娜公主如果有和他们一样的力量,猜中龙出现的时间也不是没可能。



但是,他们不认为通过占卜就能看出贵族和官僚的贪污——



[和占星术有点不同吧。她不是在看未来,她是知道未来。对她来说,这个时代已经是经历过一次的过去了]



菲亚尔卡平静地继续说明。



听了她那自信的口气,拉斯有些不知所措。



[你为什么能这么断言?]



[她被称为反派公主就是根据]



[什么?]



[泰西娜公主如果真的能预知未来的话,又何必去担这种让人憎恨的事呢。就拿这次讨伐龙这件事来说。把占卜的内容上奏给国王,请国王派军队就行了。不是吗?]



[那是……不,没错啊。预知未来什么的虽然荒唐,但有她过去的功绩,国王就不可能置之不理]



[但是公主并没有这样做。做不到那个的理由很简单]



[理由?]



[她是不能改变历史的,如果她歪曲了历史的潮流,她就失去了自己了解未来的优势]



说着,菲亚尔卡露出了无畏的微笑。



[所以我想,她所允许的,只是发生一点小小的变化,不至于影响历史的那种。比如,早一点揭露迟早会暴露的犯罪,把因龙的出现而发生的伤害降到最低,等等]



[是吗…所以她才会知道我的名字和头衔….]



[嗯。恐怕在泰西娜公主所知道的未来,你也和龙战斗过吧。不过,是在发生了与这次历史不同的巨大损失之后]



菲亚尔卡的话让拉斯沉默了。



她的解释大体说得通。但是,他之所以不愿意坦然接受,是因为他不愿意承认体验未来这种荒唐的假设。



[是说泰西娜公主体验了未来又回到了过去吗?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炼术]



大概是和拉斯的心情一样吧,卡纳蕾卡用为难的语气确认道。



[是啊。所以这也许不是炼术,而是她自身的能力。或者是流传于鲁梅德王室的秘术]



[说实话,我还是不敢相信]



[与其全盘接受,不如先保持怀疑。毕竟这只是假设而已。即使她真的是在改写历史,目的也不明确]



菲亚尔卡毫不介意地摇了摇头。



[泰西娜公主的目的…吗…]



拉斯带着半信半疑的表情,思考着菲亚尔卡的假设。



泰西娜公主即使背负着反面角色等不光彩的绰号,也要把历史改写的影响降到最低。因为如果大大改变历史的潮流,就有可能脱离她所知道的未来。



这个推测应该是对的。拉斯也能理解这一点。



那么,为什么会对未来发生变化而困扰呢?



难道不是因为她无法改变她真正想改变的历史吗——?



恐怕在不远的将来,会有某种灾祸降临。



泰西娜公主想要改变她的命运——这么一想,一切就都明白了。



拉斯的存在阻碍了她改变历史。



所以泰西娜公主硬是把拉斯赶回了皇国。



[等等…你说泰西娜公主体验过一次未来?]



[也许不止一次]



看着猛抬起头的拉斯,菲亚尔卡平静地指出道。



拉斯咬紧牙关。为自己的粗心大意生气。



[是吗。所以她才会说那种话吗….!]



[拉斯?]



[菲亚尔卡…泰西娜公主的目的明白了。她是想死]



菲亚尔卡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卡纳蕾卡也吃惊地向拉斯逼近。



[那是什么意思,拉斯?]



[公主知道自己快要被暗杀了。所以才把我赶走]



[为了防止你阻止暗杀,是吗…你这样判断的根据是什么?]



菲亚尔卡冷静地反问道。



拉斯厉声回答道。



[临别时公主说的。在最后能再一次见到我真是太好了。可恶…那个吻是为了告别吗!]



拉斯无意中说出的“吻”这个词,让菲亚尔卡瞬间僵住了。



从皇女全身开始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卡纳蕾卡的脸也开始抽搐起来。



[哦……原来如此。是吗,你和她接吻了吗]



read-normal-img



[…菲亚尔卡?]



拉斯发现菲亚尔卡鼓起了脸,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菲亚尔卡柔软的脸颊,拉斯像这样逃避现实地想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



[是吗。你和她看起来是初次见面,但已经体验过未来的她其实早就认识你了。而且还吻了你。突然被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亲吻了,所以就松懈了。这样还自称是剑圣的弟子,真是可笑]



[不…接吻没有那么重要。比起那个…]



然后,拉斯软弱的借口被粗暴的声音打断了。



菲亚尔卡粗暴地用手撑着桌子,猛地站了起来。



[决定了,卡纳蕾卡。马上开始出发的准备]



[殿下?出发的准备是…?]



对于菲亚尔卡唐突的命令,就连卡纳蕾卡也感到困惑。



但是菲亚尔卡若无其事地继续道。



[当然是为去西亚尔吉亚做准备啦]



[西亚尔吉亚?可是,按计划应该是下周出发吧…]



[国际会议迟早都要去,早一个星期也没什么。皇太子的公务先放一放吧]



[我….我明白了]



卡纳蕾卡接受了皇女的命令。她似乎也明白,菲亚尔卡既然做出了决定,再违抗也是没用的。



拉斯对菲亚尔卡的这种性格了如指掌。



[当然你也要一起来,拉斯。这次不是作为偷渡者,而是作为正式的外交使节——皇国的第一皇宫卫士]



菲亚尔卡以不容拒绝的口吻命令拉斯。



拉斯默默地看着菲亚尔卡,轻轻点了点头。



3



虽说是死去哥哥的替身,但菲亚尔卡在表面上是阿尔吉皇国的皇太子。



虽说目的地是友好邻邦,但也不能一个人随便过去。



为了选出随行的文官、武官和护卫部队作为使节团,需要反复进行周密的商议。



更有名为壮行仪式的豪华派对和面向皇都人民的盛大游行,实际上,菲亚尔卡离开皇都是在拉斯返回的五天后。就算再任性,也只能把预定出发的日子提前两天左右。



而且从皇都出发后,还会安排一些活动。



皇太子出国当使节,一路上要访问主要城市,给国民面子的同时要有经济支出。



作为使节团与皇太子同行的官僚和军队人员在两千名以上。他们只要住一晚上,物资补给、住宿费等,国民就能得到大笔的支出。



运转国内经济也是皇族菲亚尔卡的重要职责。



[所以我才没心情悠闲地参加晚宴呢]



从皇族专用舰“里托”的舰桥上俯瞰着街道,拉斯苦涩地低语道。



里托是被称为多脚舰的陆地用舰船的一种。在陆地上航行的大型运输舰艇。



全宽约三十八米。全长约二百四十米。



舰体像节肢动物一样被分割成八个部分,分别由左右四条巨大的腿支撑。整艘舰有六十四条腿。



多脚舰的驱动部采用了与狩龙机相同的技术,与粗犷的外观相反,驱动十分流畅。乘坐舒适性与海上用船舶没有太大差别。



那样巨大的陆地舰有三艘。搭载的狩龙机共计约四十架。这就是皇国派遣的使节团的全部战斗力。其中当然也包括拉斯的维尔德吉亚尔塔。



[你还是放弃吧。毕竟不可能不经过北侯领。对方是皇国的重要人物,是四侯三伯之首]



为了安抚不满的拉斯,菲亚尔卡告诉他。



现在的她穿着男军服和黑色面具,一副女扮男装的皇太子模式。



阿尔吉皇国的国土因地理因素,大致分为东西南北四区。



四侯是这四个派系的首领。



而不属于派别的独立势力,还有三支担任国境警备的边境伯家。



假如中央统合军的军事力量为十,边境伯家就是四至五。统治东西南北的贵族们,大概就是三。



担负边防的边防伯家,很难把战斗力全部转向国内。即便如此,如果四侯三伯的半数以上都变成敌对,皇家和臣子的战斗力就很容易被逆转。



为了避免那样的事态,即使是皇族,也少不了对各派系的关照。



对北侯领的访问,就是出于这种政治考虑的产物。



[——不管进入西亚尔吉亚的暗杀者真的可以吗?如果在我们到达王国之前,公主就被杀了,那可就不妙了]



[哼……拉斯,你那么在意公主吗。她亲了你让你很开心是吧?]



[你不是命令我阻止公主被暗杀吗]



面对皇女毫不掩饰的讽刺,拉斯皱着眉头反驳道。



然而菲亚尔卡还是一副闹别扭的表情,冷淡地耸了耸肩。



[不用着急,暗杀公主的事还早着呢]



[你为什么能这么确定?]



[因为暗杀的幕后操纵者雇佣的是皇国暗杀者]



[什么?]



[特地雇用皇国的暗杀者,说明委托人是想把杀害公主的责任推给皇国吧。否则就没有必要雇用其他国家的暗杀者了吧?]



[这样吗….说的没错]



拉斯同意了公主的话。



虽然不知道暗杀计划的幕后主使是谁。但幕后操纵者的目的,无疑是为了恶化皇国与王国的关系。



据说西亚尔吉亚王室有七个未婚的公主。如果仅仅暗杀泰西娜公主,也有可能导致另一位公主被安排嫁给皇太子阿利奥尔而告终。



为了切实地破坏皇国与王国的友好关系,不仅要杀死泰西娜公主,还要把暗杀的责任切实地推给皇国。



[反过来说,暗杀的幕后操纵者必须证明凶手与皇国有关。为此该怎么做?]



[需要证人——中立的第三势力]



[是啊。好在再过两个星期,王国里就会有各国代表来参加西尤拉姆兰兰联盟会议。要证明阿尔吉皇国的人杀了泰西娜公主,就得在他们还在王国的时候暗杀。用其他国家的要人代替证人。这就是黑幕的目的]



[也就是说,在国际会议开始之前公主是安全的吗]



[大概吧]



菲亚尔卡叹息的看着拉斯。



[正因为如此,才想在国际会议开始之前把暗杀者解决掉。真没想到你会被公主赶回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能在策略上战胜知道未来的对手吗]



拉斯压低声音辩解道。



在舰桥上,除了拉斯和菲亚尔卡以外,还有很多船员的身影。其中,知道暗杀公主计划的,只有作为护卫在菲亚尔卡背后的卡纳蕾卡。



由于多脚舰特有的嘈杂驱动声,船员们几乎不可能听到拉斯和菲亚尔卡的对话,不过还是小心为好。



[——一般情况下,就像你说的那样]



菲亚尔卡意外地接受了拉斯的辩解。



[一般情况下?]



[对。所以我们也改变一下做法吧]



[你想干什么?]



[你马上就会明白的。比起那个,更当前的问题还是平安通过北侯领]



[真意外啊。这不就是示弱吗]



拉斯挑了挑眉毛,看着菲亚尔卡。北侯虽是老练的政治家,但终究不过是国内的一个贵族。身为皇族的菲亚尔卡竟如此畏惧他,真是令人吃惊。



但是菲亚尔卡不高兴地皱起眉头摇了摇头。



[不是示弱。在北侯的领地中,有佩尔在。我很不擅长应付她]



[佩尔尼莱吗….]



看着叹气的菲亚尔卡,拉斯明白了她苦恼的原因。



没过多久,拉斯他们乘坐的陆地军舰突然放慢了速度。



因为在里托的前进方向,可以看到悬挂着巨大旗帜的狩龙机。